返回上一頁 文章閱讀 登錄

常修澤: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再探討

——在《經濟研究》高層論壇上的發言

更新時間:2019-07-25 08:32:09
作者: ​常修澤  


一、2010年以來: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 的初步探討


   既然是“再探討”,第一部分簡要回顧一下我從2010年以來關于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這個問題的初步探討。

  

   第一本書叫《產權人本共進論》,是2010年出版的(中國友誼出版公司)。在該書中,分析了中國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之間的關系,我用了八個字概括:“相得益彰,共同發展”。根據這樣一個基本的判斷,我得出了自己的一個看法:在中國,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“它們都是共產黨執政的基礎”,簡稱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,這是2010年,初步提出。

  

   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做出《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之前,我出了一本有關全面改革新思維的書《包容性改革論》(經濟科學出版社,2013)。在這本書中,進一步闡述了此前提出的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,提出“民營經濟發展理論和模式需要有重大突破”。重申此前提出的,“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是相得益彰、共同發展的,它們都應是共產黨執政的基礎”。基于這樣一個研究,書中提出“包容性改革”的一個重要方面,就是“產權體系創新:包容‘國有’與‘民營’” (第190頁)。《包容性改革論》這個書有45萬字,出版之后,《北京青年報》以這一章內容為基礎,發了一個長篇訪談,2013年11月22日刊出。

  

   又過了幾年,去年(2018年)我主筆完成的《所有制改革與創新——中國所有制結構改革四十年》出版。書中借用了馬克思關于“兩朵花”比喻的觀點——馬克思早年從哲學角度講的——世界是“千姿百態”的,下面緊接一句很有意思的話:“并不要求玫瑰花散發出和紫羅蘭一樣的芳香”,這兩個花各有各的芳香。“為什么卻要求世界上最豐富的東西——精神只能有一種存在形式呢?”馬克思問得很深刻,有興趣的同志可以看《馬恩全集》第一卷。

  

   去年這本《所有制改革與創新》出版以后,到了11月1日,中央召開民營經濟座談會,會上有兩句話非常重要,第一句話“民營經濟是我國經濟制度的內在要素”,第二句話是“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”。我今天擬從理論上進一步探討“我們自己人”。


二、再探討的四個維度:歷史、理論、實踐、國際


   第一個維度,歷史維度。

  

   就是新中國的《共同綱領》,這是中國共產黨開始執政條件下的綱領。《共同綱領》“認為國營經濟、合作社經濟、私人資本主義經濟、個體經濟和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將是構成新中國經濟的幾種主要形式”(而且有“國營經濟領導之下”字句),這是歷史,這是當初中國共產黨的綱領。這一思想曾經被哲學家概括成“綜合經濟基礎論”。

  

   第二維度,理論維度。

  

   中國古典哲學很有名的一個哲理,是老子《道德經》第16章講的“知常容,容乃公,公乃王”。“知常容”的“常”就是常規、規律的意思,掌握規律的人胸懷就博大,就能夠“包容”;“容乃公”,你的容量大,能包容,辦事就公平、公正;“公乃王”,辦事公平、公正就“乃王”:如果是名詞,“王”就是當領導,如果是動詞,“王”(“旺”的讀音)就是管理、治國理政的意思。這是中國古代哲學家非常深刻的哲理,我拿它當成一個理論的支撐。現代哲理怎樣?我在《包容性改革論》提出:“21世紀的文明史,將昭示一條規律,包容性體制總體優越于排斥性體制”,包容性體制與排斥性體制,兩個各有優劣,但是算總賬,“包容性體制總體優越于排斥性體制” (前言,第四頁)。論證略。

  

   第三個維度,實踐維度。

  

   我是用“兩只眼睛”看中國現階段所有制結構的,一只眼睛看“經濟流量指標”,一只眼睛看“資產存量指標”。從經濟流量指標看,中國現在所有制到底是什么格局?習近平同志在民營經濟座談會上用了“56789”,50%以上的稅收、60%以上的GDP,70%以上的技術創新,80%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,90%以上的市場主體數量,都是民營經濟提供的。這反映了什么?反映了中國經濟運行和發展的經濟流量的格局。

  

   除了這個經濟流量指標以外,我書里專門寫了一節,就是資產的存量指標,即另外一只眼睛看中國的所有制結構。原來有民營企業和個體戶近1億市場主體、注冊資本165萬億的提法,但是我個人覺得,這個165萬億不是特別準確,因有的是虛假注冊,有的注冊以后又收回。因為從統計局現在拿不到中國民營經濟資產總量的數據,而我關注的是民營企業資產總量,到底存量是多大。為此,我找到全國工商聯和相關部門,做了調研,估計中國的民營企業存量資產大約是100萬億元左右。

  

   中國國有資產的存量是多少呢?去年(2018)國務院向人大有一個報告,有四個板塊:經營性國有資產、金融性國有資產、非經營性的行政事業性國有資產,第四個板塊是資源性資產,但用的是實物指標,有多少土地、石油天然氣、淡水等等。資源性資產價值總量沒有公布,前面三類都有。我這本《所有制改革與創新》,曾找有關部門做了一個評估測算,估計四類國有資產存量(包括第一類經營性,第二類金融性,第三行政事業性,第四類資源性)總的國有資產的存量大約500萬億元。數不一定準,只是有個框架。

  

   從經濟流量指標和資產存量指標總的來講,我個人的看法,可歸結兩句話:“經濟流量指標——民營經濟超半壁,資產存量指標——國有資產仍然占大頭”。

  

   第四個維度,國際維度。

  

   我在《包容性改革論》中講道:“不同文明的包容互鑒勢在必行”,這涉及:第一,文明的多元或多彩性;第二,文明的平等或對等性;第三,文化的包容性,包容中一部分是交融。


三、最后結束前,我作兩點說明。

  

   第一,“共同經濟基礎論”不應等同于“所有制中性論”。根據我的理解,“所有制中性論”的提出者意在糾正“所有制歧視”,是理性的,有現實意義的,但從理論上說,每種不同的所有制“本身”又是“有性”的。我認為,這里的實質問題,是我們的政府、我們的管理者、我們的社會成員應該對不同的所有制持“中性”態度。

  

   第二,要研究“人力資本產權”對傳統體制的挑戰。要研究“人力資本產權”對傳統體制的挑戰。我認為,隨著科技革命和人的自身發展,物力資本價值功能向人力資本價值功能的轉變將呈現加速趨勢。人力資本將成為“第一資源,第一資本,第一財富”,人力資本在哪?在人的“自身”,在每一個“管理者”、每一個“創新者”、每一個“工匠”自身,即使是普通勞動者,應該也有自己的“身價”。這是個人的一點思考,不一定對,希望能夠引起討論。

  

   謝謝大家!

  

   載《經濟學動態》2019年第6期(“《經濟研究》高層論壇發言摘編專輯”,發表時文字略有刪節)

  

本文責編:陳冬冬
發信站:愛思想(http://ts-print.com)
本文鏈接:http://ts-print.com/data/117374.html
文章來源: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,轉載請注明出處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。
收藏
幸运快乐8-首页 抢庄牛牛-官网 快3胆拖投注-首页 彩票2元网-首页 万人牛牛-官网 巴黎好运彩-官网